阅读历史
换源:

0034输赢无所谓

作品:异能先锋Z|作者:古倾火勺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19-08-14 03:58:12|下载:异能先锋ZTXT下载
  p1()

   循环几个来回,结果都是张嚣被斩伤了,张嚣的生命值又回满了,古倾灼虽然可以靠疾冲技能瞬间进退保证自己不会被张嚣斩伤,但这么耗下去肯定是古倾灼比较累,形势对古倾灼不利!

  古倾灼暂停进攻思考对策。闪舞小说网35xs

  张嚣嘲讽道:“怎么不继续啦?你的速度挺快的,跟苍蝇有的比~有件事我要告诉你,这是我的最后一战,所以我绝对不会投降,我可以一直跟你耗到凌晨十二点!”

  “跟我耗?也就是说你根本没信心打赢我喽?”

  “呵~我只是希望最后一战玩得尽兴~”

  其实张嚣不太有信心打赢古倾灼,至少速战速决是不可能的。

  因为张嚣已经跟肖建黎交过手,从肖建黎口中得知了古倾灼的能力,虽然张嚣不容易被打死,但他缺乏迅速突进的招式,攻击速度也不快,所以他也很难伤到古倾灼。唯一能打赢古倾灼的策略就是耗,耗到古倾灼没力气了再抓住机会一顿猛攻。

  听到张嚣说这是他的最后一战古倾灼暗自松了一口气,因为这是古倾灼的第九战,打完这一战还有下一战。也就是说即便这一战的分数不理想也还有下一战补分数,晋级应该是稳了。闪舞小说网35xs

  “来啊~让我看看你除了跳来跳去还有什么本事?”张嚣继续挑衅。

  车厢两端都有门,古倾灼不打算跟张嚣耗,转身朝另一道门走去。

  “喂,你想去哪儿啊?”

  “上面。”

  张嚣懂了,古倾灼想返回厢顶作战,在厢顶作战更容易将对手打下列车,只要将对手打下去就赢了!但风险也更大。

  想速战速决吗,呵~乐意奉陪。

  张嚣也转身朝门走去,张嚣这边的门比较近,门外的墙上有梯子,方便爬上厢顶,张嚣爬上厢顶等了一会儿没见古倾灼上来,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!

  厢顶是用铁皮包出来的,铁皮不是很厚,站在上面有凹陷感,现在张嚣站上厢顶了古倾灼却留在车厢里,古倾灼只要观察车厢天花板的凹陷变化就能掌握张嚣的站位!

  “咵!”

  套合剑突然扎穿铁皮刺伤张嚣的脚底!张嚣被顶翻在地!

  接着一只手从套合剑扎出的破口伸了上来,一把抓住张嚣的脚踝奋力往下拉,直接将张嚣的整条左腿拉下去!

  车厢里,古倾灼双手擒住张嚣的腿倒挂而起,双脚踩着天花板奋力将张嚣的腿扯直,然后掰!

  “啊——!”

  隔着天花板都能听到张嚣的惨叫!

  但惨叫很快就停了,紧接着是张嚣在奋力挣扎,想必张嚣正在施展【嚣狂之躯】消除痛觉想强行把腿拉上去。闪舞小说网35xs

  古倾灼先不掰了,全力将腿拉住,等【嚣狂之躯】的效果结束了再继续折磨张嚣。

  因为是倒挂的,所以古倾灼的粗金链从脖子上滑落掉在地上,地上还有离鞘剑和双刃鞘。

  古倾灼用套合剑扎穿天花板的时候处在【狂徒】状态,也只有【狂徒】的臂力才能保证一剑就扎穿天花板。扎穿天花板后古倾灼立即拔剑切换【猛士】状态,因为只有【猛士】的腿力才足够古倾灼跳起来抓住张嚣的脚。

  为了能将双手都用上,古倾灼果断扔下离鞘剑和双刃鞘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状况。

  估计【嚣狂之躯】的时限到了,古倾灼继续掰张嚣的腿,张嚣的惨叫再次响起!

  “投降!否则,我废了你的腿!”

  古倾灼这招够狠的,这得益于古倾灼曾痴迷过职业摔跤的比赛,鉴赏过不少摔跤的招式。后来了解到职业摔跤大部分是表演的,就渐渐不喜欢看了。但不得不说这虽然是表演,但确实是用生命在表演,危险性很大,业余人士千万不要模仿!

  张嚣疼得几乎说不出话,但就算能说话他也决不投降!没法挣脱就继续撑,撑到能量回满了再继续施展【嚣狂之躯】!

  痛觉消除,张嚣赶紧撑起身子,把叛逆之牙扔在一边,然后双手扒开厢顶的破口!

  铁皮有种特性,没破口的时候很难徒手撕开,一旦有了破口就很容易顺着破口撕开,张嚣奋力扒了两次就让破口扩大得足以让自己掉下去。

  古倾灼垫在下面,落地的时候正好撞上粗金链,生命值下降5(90)点!

  张嚣摔下来的时候没有受伤,但因为左腿被严重扭伤,他的生命值上限下降了20点,所以即便有【嚣狂之躯】回血也只能回满80点生命值。

  张嚣落地之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抢武器。

  古倾灼也知道要抢武器,但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先去捡粗金链,结果只抢到双刃鞘,离鞘剑落到了张嚣手里!

  张嚣迅速挥剑进攻却失衡摔倒,虽然他暂时感觉不到疼痛,但可以感到左腿不听使唤了!赶紧连爬带滚的退到墙角,然后艰难的扶墙站起。

  古倾灼狼狈的站了起来,重新将粗金链戴到脖子上,发现张嚣的生命值上限下降了,古倾灼笑道:“看来你并非不死之身,慢慢耗下去你一样会变成【游魂】。”

  【嚣狂之躯】的效果结束了,张嚣立即感到左腿剧痛难当,咬牙说道:“那就耗啊,反正我耗得起~”

  “可惜我耗不起,也不想跟你耗,因为我还有一场战斗要打。”古倾灼喘了两口气,接着说道,“上一场比赛我赢了,但分数输得一塌糊涂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输赢无所谓,分数才是实在的,我只要证明我有能力打败你就够了。”

  “这就算证明了?你想当懦夫吗?”感觉古倾灼要投降,张嚣有点急。

  “也许还不算吧,但你现在站都站不稳,我没兴趣趁人之危,所以我认输。”

  返回门出现了,古倾灼是真的认输了。

  “喂!你什么意思!瞧不起我吗!”

  张嚣愤然进攻,结果一离开墙就站不稳,古倾灼一闪一踢就把张嚣踹倒了。。

  古倾灼走进返回门,离鞘剑自动回到鞘中,古倾灼忽然想到粗金链会不会也自动回到张嚣的手上,结果没有,粗金链仍旧戴在古倾灼的脖子上。

  这是因为越赌服输吗?呵呵~随便吧,反正赚到了。